多彩非洲 | 毛里求斯,天堂原乡

来源:本站 发布:2023-03-07 点击:1376

以下文章来源于世界知识画报 ,作者吕强

 

美国著名作家马克·吐温这样形容毛里求斯的美:“上帝先创造了毛里求斯,然后创造了天堂,天堂是以毛里求斯的样子复制而来。”这也是该国被称为“天堂原乡”的由来。这个印度洋岛国是非洲唯一将中国春节纳入法定节假日的国家,也是唯一将华人形象印在本国纸币上的国家。2019年,我在毛里求斯度过了驻外期间的第一个春节,体验了一年一度的春节巡游、跨国春晚。虽身在异国他乡,却感受到浓浓的中国年味。

 

西南角有个巨大的U型弯路(Baie du Cap),取名“天涯海角”,可停车登上公路旁小山上的观海平台凭海临风。这里临近一个河口,能见到近海呈现河流冲入的黄色,与大海的湛蓝界限分明海的造化

一下飞机,我就看到首都路易港(Port Louis)的机场里用中文写的标识“欢迎”。此时的大海在晚霞的映衬下,一改蓝色的深沉忧郁,陷入火烧的炽烈色调中。

1.jpg 

毛里求斯国土面积2000多平方公里,主岛是沉浸在汪洋中的火山岛屿,山势从南部陡升到中部,然后往北缓降。除南部一小段海岸线外,整个岛几乎被珊瑚礁包围。南岸的海风猛烈,但沿海公路的风景却是浑然天成的奇秀。

2.jpg

西南角有个巨大的U型弯路(Baie du Cap),取名“天涯海角”,可停车登上公路旁小山上的观海平台凭海临风。这里临近一个河口,能见到近海呈现河流冲入的黄色,与大海的湛蓝界限分明。

3.jpg

位于主岛西南部的“天涯海角”,以狂野崎岖的海岸线闻名。登上马孔德观景台,清晰可见河流入海口与海水界限分明的黄色与蓝色。

东南角则有一座火山岩形成的自然桥(Pont Naturel),需要穿过甘蔗田间的泥泞道路才能抵达,但作为必打卡地标,这里不缺排队等候“登桥”的游客。空中俯瞰,黑岩海岸塌陷出一个大窟窿,不断有晶莹的海浪涌入,从大海一侧看去像座拱桥,人们颤颤巍巍地走上“桥”,脚下阵阵怒涛,耳边隆隆浪声,着实有些令人心惊胆战。4.jpg

火山岩形成的自然桥,需穿过甘蔗田的泥泞道路才能抵达。

最南端风浪最大处名为“大浪湾”(Gris Gris),视野开阔,可尽情地迎着风展开双臂拥抱大海目睹巨浪排山倒海般冲刷海岸,海水依旧清澈,海底珊瑚礁清晰可见。大海如此盛情邀请,当然要出海潜个水。从游人如织的蓝湾(Blue Bay)出发,坐上一艘白色快艇。如离弦之箭的船速,让我不得不抓紧船体。到达潜水点,穿上潜水服,背上氧气瓶。海水虽冰冷,但一想到将在斑斓的珊瑚礁间游荡,于无比清透的海水中览鱼群嬉戏,顿感热血澎湃,来时的劳顿也抛之脑后。这里可以接纳各种水平的潜水爱好者,即使零基础也能在教练带领下轻松浮潜,“结识”皇帝天使鱼、蝴蝶鱼、鹦鹉鱼等新朋友。回程时可选择大些的游船,船底有玻璃,能直接看到船下的鱼和海龟,幸运的话,还能邂逅海豚。若说南面的海充满激情,北面的海则风平浪静,酝酿出醉人的蓝。再往北眺望,冈纳斯科因小岛(Gunner's Quoin)如漂浮在海面的巨木,一头大一头小,当地人说像帆船,中国游客更为熟知的名字是“棺材山”。岸边有座红顶教堂,是法国人殖民时期建造的圣母院,因中国香港艺人陈小春和应采儿在此举办婚礼而在中国名声大噪,吸引众多后来者效仿,期待同款爱情见证。

5.jpg

毛里求斯主岛北部的海比南部更平静,酝酿出醉人的蓝色,远处是“棺材山”冈纳斯科因小岛。

6.jpg

马勒勒角的红顶圣母院因中国香港艺人陈小春和应采儿在此举办婚礼而在中国名声大噪

在教堂附近,当地人架起了鱼摊,处理刚从海里打起的新鲜海鱼。砧板上留下的腥味可以随即用海水冲走,又回归到咸湿的蓝里。一边是教堂旁的盛装新人,一边是大海旁的市井小摊,像在诉说一个小道理——生活本身也是仪式。延伸至海里的旧铁轨,勉强证明着曾经的繁荣梦想。据说,这片北部海域发生过很多毛里求斯历史上的重大事件,如英军在这里击败了法军,掌管了全岛的统治权。如今,独立自主的毛里求斯可以自在地迎接五洲游客。该国还一直是非洲最具竞争力、营商环境最好的地方,是非洲唯一一个人类发展指数被评为“非常高”的国家,也是第一个和中国签署自由贸易协定的非洲国家

微信图片_20230307133204.jpg 

当地人在海边支起鱼摊,处理售卖刚从海里打起的鲜鱼。

“这里是拥抱海洋的地方”,不仅是旅行中的感受,更是这个国度代表非洲显示开放、包容、进步的胸怀与气度。

山的多姿

不止于海,毛里求斯岛内腹地也大有乾坤。山的形状各异,有的像披着斗篷的长者,有的像含羞娇弱的少女。黑河谷国家公园(Black River Gorges National Park)承包了岛内绝大部分的热带雨林,贡献了最为磅礴的绿意。


密林中拥有毛里求斯特有的300多种开花植物和毛里求斯红隼(sǔn)、粉鸽、回声鹦鹉、鹃(jú)、毛里求斯艳织雀等濒危鸟类。但毛里求斯的国鸟渡渡鸟已经不见踪影,它们在欧洲殖民者到来后不到80年,因为大量捕猎而灭绝,现在只能在纪念品商店的冰箱贴、邮票、T恤上寻得模样。8.jpg

已灭绝的渡渡鸟只能在纪念品商店的冰箱贴、邮票、T恤上寻得模样

鹿洞火山口(Trou aux Cerfs)也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中央露出一小块干涸的湖泊。这是一座很年轻的火山,据说只喷发过1次,过去70万年里一直处于休眠状态。专家认为,它在未来1000年内随时会被“激活”。火山周围是一圈慢跑步道,从早到晚都能见到勤于锻炼的人。从绿意盎然的火山口可远眺毛里求斯第二大城市居尔皮普(Curepipe),那是一个繁华的经济中心。9.jpg

鹿洞火山口直径350米,深约100米,被郁郁葱葱的森林覆盖。

10.jpg

居尔皮普是毛里求斯的第二大城市

火山喷发留下的丰饶土壤,露出了层次分明的各种颜色,有了景点“七色土”(Chamarel Seven Colored Earth Geopark)。当地人告诉我这里的色彩不止7种,最夸张的有23种之说,但无论几种,都令人感叹大自然魔术般的幻化。当年的火山活动后,岩浆冷却的速度不均,加上土质里所含的水晶,火山灰里的多种金属成分呈现出黄、赭、紫、红、橘等奇异的色泽,天气越是晴好,起伏的山丘越能呈现丰富的色谱。在七色土附近可观赏到大海龟,也会偶遇猴妈妈带孩子出来巡山。还有从百米高的玄武岩悬崖边倾泻而下的沙马雷勒瀑布(Chamarel Waterfalls),点亮了生机和灵气。11.jpg

沙马雷勒七色土地质公园附近的沙马雷勒瀑布,高约100米。

12.jpg

“七色土”所处的沙马雷勒地质公园记载了近6亿年的地质历史

13.jpg

位于主岛西南莫纳布拉班特山附近勒姆恩海岸的“海底瀑布”,并非水流倾泻,是被洋流推向大陆架边缘的沙子和淤泥直接流泻到大陆架边缘的海沟里,灰白色的泥沙与深色的海沟形成的视觉效果,从高空俯瞰类似瀑布。

岛上的SSR植物园(Sir Seewoosagur Ramgoolam Botanical Garden)始建于18世纪,是南半球最古老的植物园,其前身是法国殖民总督拉布尔多内的私人花园。园内引进了许多珍贵的热带植物,有来自中美洲、亚洲、非洲和印度洋周围岛屿的80余种棕榈树,但最引人入胜的是一片长长的巨型睡莲,品种是世界上最大的睡莲——亚马逊王莲,可承载1个婴儿的重量。很多国家领导人来访时会在园中种下“友谊树”,如法国前总统密特朗、印度第一位女总理英迪拉·甘地、津巴布韦前总统穆加贝等。

14.jpg

SSR植物园是南半球最古老的植物园,建于1770年

15.jpg

SSR植物园中的亚马逊王莲,该品种是世界上最大的睡莲。

甜的15种滋味

“甘蔗几乎是毛里求斯唯一的农作物,这里连空气都是甜的。”此话看似调侃,却形象地反映出蔗糖在这个岛国举足轻重的地位,糖业的发展几乎贯穿了整个毛里求斯近现代史。

英国统治时期,毛里求斯开辟了欧洲蔗糖市场,刺激了糖业生产。随着糖业的发展,英国人兴建了公路和铁路。到19世纪中叶,毛里求斯已成为世界重要蔗糖产地,如今漫山遍野的甘蔗田依然延续着这份“甜蜜的产业”。据统计,毛里求斯人均糖消费量达到32千克/年,远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平。

一座废弃的制糖工厂被改造成糖业博物馆(L'Aventure du Sucre),展示了400多年来与国家相生相伴的制糖工业发展史,同时记载着制糖工人们的辛劳印记。保留下来的巨大齿轮、蒸汽机车、大型管道让人仿佛置身于真实的制糖工厂中,一步一步地了解有趣的制糖流程。更有意思的是,在这里你会发现“糖”不仅是一种调味剂,还是艺术品和各种纪念物——玻璃瓶里层层叠叠存放着不同颜色的蔗糖,酷似沙漏形的鸡尾酒量酒器,以及15种不同口味的糖。“一边喝着朗姆酒,一边品味毛里求斯特制糖果”,已被宣传为在其他地方难以享受的惬意体验。游客大多会流连碧海蓝天,少有人认真阅览这座小岛的兴衰。但只要稍加品味,就会领略毛里求斯人为了生产、生活、发展孜孜不倦的努力,会更爱这里的朴实与乐观。

16.jpg 

甘蔗产业两个世纪以来一直是毛里求斯经济的核心支柱,如今是创新的代名词。它可用于生产糖、朗姆酒、生物肥料、绿色能源和动物饲料,是循环经济模式的核心,在环境、农业和其他产业发挥着关键作用。图为糖业博物馆。

“甜的15种滋味”一如毛里求斯多元文化交融焕发的光彩。在被称为“圣水湖”的格朗池(Grand Bassin),一尊尊印度教的佛像,一次次虔诚的朝圣,仿佛让人以为来到了印度。1897年,毛里求斯的一个印度教僧侣称梦到在岛的南方有个湖泊与印度的恒河相通。消息迅速传开,几个朝圣者跟随僧侣开启寻找圣湖的旅程。到达青山环绕的一个火山湖边时,僧侣说这就是他梦中的圣湖。第二年,朝圣者又来到湖边,依照印度教习俗带了一些圣水回到北部印度教神庙。目前,毛里求斯约68%的人口是印度裔。每年2月或3月,岛内近50万名印度教徒汇聚“圣水湖”庆祝湿婆节(Maha Shivaratri)。这个持续3天的盛大节日是除印度以外最大的印度教庆祝活动。

17.jpg 

位于毛里求斯岛中部的火山口湖“圣水湖”是印度教圣地,湖边供奉湿婆神。

我来此地时虽不是盛典时日,却依然能见到各种肤色的朝圣者,他们在湖畔焚香,向神像供奉食物和鲜花⋯⋯只要进入寺庙,来访者的眉心都会被绘上朱砂图案。虽不是印度教徒,我还是双手合十,闭眼祈愿,也算入乡随俗了一回。

18.jpg

进入“圣水湖”旁的印度教神庙朝拜或游览的人,眉心都会被绘上朱砂图案。

非洲的中国年味

在路易港的市政厅门口,人头攒动,鼓乐齐鸣,红灯笼、舞狮、舞龙、纸伞、旌旗等中国传统元素烘托出浓厚的春节气氛。随着毛里求斯总统带领嘉宾一起用毛笔在“狮头”上“点睛”,毛里求斯春节巡游和广场庆典活动正式开始。两条舞龙在前,主花车和20多头舞狮紧随其后,众人手中挥舞着五星红旗,孩子们穿着唐装打着武术招式,一条长约100米的巡游队伍从市政厅出发,一直走到唐人街。由华人社团、中资企业、当地学校、政府机构等组成的20多个方阵将路易港市中心变成欢乐的海洋。毛里求斯警察乐队演奏起《我的中国心》,不少巡游民众应声合唱。2019己亥猪年春节,我在离家万里的非洲找到了地道的“中国年味”。
19.jpg

春节巡游中毛里求斯男孩手拿中国国旗庆祝春节

20.jpg

毛里求斯于1961年将中国春节纳入法定节假日,路易港的市政厅门口,鼓乐齐鸣,红灯笼、舞狮、舞龙、纸伞、旌旗等中国传统元素烘托出浓厚的春节气氛。

毛里求斯早在1961年就将中国春节纳入法定节假日,“欢乐春节”系列活动已被列入该国内阁日程,当地电视台还会向全国直播毛里求斯春节联欢晚会。华裔约占毛人口的2%,是该国四大族群之一。每年的春节活动基本由毛里求斯中国文化中心组织和举办,这是中国在海外设立的第一个文化中心。时任毛里求斯艺术和文化部部长鲁蓬在采访中告诉我:“由于毛里求斯政府将春节定为国家法定节假日,数十年来,春节早已走出华人群体,成为全民共庆的全国性节日。春节系列活动也已成为毛民众了解、感受中国文化的最佳平台。

21.jpg

毛里求斯春节巡游和广场庆典活动由毛里求斯总统带领嘉宾一起用毛笔在“狮头”上“点睛”开启

路易港市政厅门口还能见到1989年与佛山结为姊妹市的牌匾,Port Louis被翻译成“波累”。路易港市是华人密集的城市,绝大多数华人是从广东客家地区和南海移民而来。路易港市内的唐人街成为华人聚居的中心,是非洲华人最多的地区之一,华人在此大多数从事商业、餐饮业或旅馆业。假日里的唐人街显得有些冷清,但在中山街上可随处见到孙中山头像、大红的汉字门匾、对联、福字灯笼等,让人心生回家的暖意。此外,毛里求斯和中国的万里相牵还充分体现在市场流通的货币上。25卢比的纸币上,有唯一在中国之外货币上出现的华人面孔。这个人叫朱梅麟,祖籍广东梅县,1911年出生于毛里求斯,是第二代华人。作为成功的商人,他曾当选当地华商总会的主席。二战爆发后,毛里求斯深陷食物短缺的危机,朱梅麟成了毛里求斯人的“靠山”,很多民众因为他的帮助而免于饥饿。抗日战争时期,朱梅麟多次组织募捐,为中国捐献了大量钱物。1968年毛里求斯独立,他被任命为新政府的财政部长。20世纪70年代初期,国际市场甘蔗价格大幅下降,毛里求斯甘蔗种植业面临灭顶之灾。朱梅麟致力于改变经济结构,将单一的种植业改造成多种产业并驾齐驱。他去世之后,毛政府将他的画像印在了本国钞票上,以纪念他的功绩。22.jpg

朱梅麟被印在25毛里求斯卢比货币上,他曾数次拯救毛里求斯。

“天堂原乡”的旅程已是3年前的异域风光和跨海乡愁,照片里都是世界的祥瑞安宁与岁月静好,大家坦诚相见,笑脸相迎,欢乐相聚。那个除夕,我在中国驻毛里求斯大使馆吃上了饺子,看上了国内的春晚。新年的第一个清晨,我在海滩上歪歪斜斜地写下了“新年好”3个大字,飞起无人机拍下我和这句祝语的合影。那一年的新年祝福没有过时,可以放在每一个年头憧憬。



|来源:世界知识画报 | 类型:转载

 


附件:


公众号二维码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官方网站:www.cagatime.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秀水街1号建国门外外交公寓2-2-71室
电话:85326771
邮箱:cagatime@163.com
备案号:京ICP备17048692号-1

微信公众号:中非总商会

中国非洲总商会
Keywords: 中国非洲总商会 中国非洲总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