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访谈丨专访塞内加尔总统萨勒

来源:本站 发布:2023-09-13 点击:275

关注国际焦点,洞察世界风云。在非洲有这样一个国家,它曾经是达喀尔拉力赛多年的主办国,它的男足以非洲冠军的身份参加了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它同中国的关系也经历了不寻常的发展。它就是塞内加尔。我们今天的对话嘉宾是塞内加尔总统马基·萨勒。在金砖峰会、中非领导人对话会结束后,在萨勒总统启程回国前的一个小时,我们的团队争取到了这次采访。我们的对话也从他在南非期间同习近平主席的会面开始。

王冠:尊敬的马基·萨勒阁下,很荣幸请您做客中央广播电视总台《高端访谈》栏目。总统先生,我们得知在过去的一天(8月23日)中,您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两次见面,从个人及工作层面开展了相当密切的交流。您能否跟我们讲讲这两次会面的情况?

萨勒:我与习近平主席有着非常深厚的友谊。自从他上任以来,我们在双边和多边场合都有过多次会晤。我代表非洲参加二十国集团峰会时,我们也有过会面。

王冠:加起来有十二、三次吧?

萨勒:没错,一开始都是他告诉我,我们已经见了多少次了,后来我自己也开始计算。我感到很荣幸,也非常高兴。每次与他见面时,我们都会首先总结一下中非之间的合作,因为通常我会就这方面发言。我们也会在双边合作的框架下进行交流。他是非洲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他还说我是中国的朋友,也是他的朋友,这让我备感荣幸。

王冠:我听说您还向他讲述了您的年少岁月,而他也对塞内加尔赞赏有加,称它为西非的一颗“明珠”。在您眼中,习近平主席是一位怎样的领导人?他给您留下了哪些印象?

萨勒:首先,我认为他是伟大而有才能的中国领导人。他深刻影响着中国,有着远大抱负,能够高瞻远瞩。我时常阅读他的治国理政文章,了解他在中国共产党大会上发表的充满前瞻性的演讲。一位真正的领导者应该能带领人民描绘发展蓝图,洞察大势、深谋远虑。我认为从这个角度来说,习近平主席的远见卓识对中国、对世界,以及对一个在未来需要加强对话的全球都将产生深刻的影响。世界有很多对话是非常必要的。我们需要东西方对话,需要中美对话。一定要对话,要转型,因为今天的世界已经不是1946年的世界了,很多国际机构当时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背景下建立的。70多年过去了,我们不能因循守旧,我们不能停滞不前,要做出改变。这是非洲需要的,也是“全球南方”国家所需要的。我们能够朝着我们所希望的多极世界、治理更为公平的世界发展。这是我多年来一直在做的努力,即使我未来不再是塞内加尔共和国总统,我也将继续进行这场斗争。

塞内加尔位于非洲大陆的最西端,紧邻冈比亚,北接毛里塔尼亚,东邻马里,南接几内亚和几内亚比绍,西临佛得角群岛。塞内加尔是西非最大的产盐国,主要的花生生产国和重要的航空枢纽。渔业、花生、磷酸盐出口和旅游是塞内加尔四大传统创汇产业。自1960年独立以来,塞内加尔政局长期稳定,现任总统马基·萨勒于2012年3月当选,2019年3月再次胜选连任。

中塞两国友好,经济互补性强,两国合作发展潜力巨大。在两国领导人的引领下,中塞高质量合作进入“快车道”。如今,中国已经成为塞内加尔最重要的发展伙伴,在经贸、投资、援助、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创造了多项“第一”。

王冠:总统先生,我想和您谈谈中塞关系。塞内加尔是第一个同中国签署“一带一路”倡议的西非国家。您会如何描述当前的中塞关系?未来您期望两国关系如何发展?

萨勒:我们与中国确实有着良好的双边关系。从双方接触、代表团互访和政党关系的角度来看,这是一种双赢的关系,是一种接地气的务实关系。我必须承认,我在塞内加尔新兴计划框架内所取得的一切成就,包括高速公路、大型基础设施、国家竞技摔跤场等体育基础设施的建设,包括发展农村水利、发展新的工业园区以及许多其他项目,只要是与中国合作的,我们就能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完工。这才使塞内加尔变成了今天的面貌,这是一个现代化的面貌,一个新兴的面貌。当然,更好的发展还需假以时日。总之,这是一种非比寻常的关系,我对此感到无比满意。在过去十年中,就合作而言,我曾到中国请求习近平主席帮忙推动塞内加尔的花生进口许可。如今,中国是塞内加尔最大的花生进口国。两年前,我们向中国出口了近30万吨花生,现在每年至少出口20万吨。这对贸易平衡产生了积极影响。我说的不仅仅是项目融资,还有两国关系中的信任。因此,这是非同寻常的,我对此感到非常高兴,我要再次感谢习近平主席、感谢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

王冠:总统先生,今年也是习近平主席提出“真实亲诚”对非政策十周年。在您看来,这一政策是否已经转化落实并惠及塞内加尔乃至非洲人民?

萨勒:是的。当然,除了国家元首之外,人民也需要关注和了解情况,整个非洲都是如此。对于任何摒弃价值观偏见的合作,我们都持积极态度。当然,我们需要共享一些共同价值观。中国曾遭受过侵略,因此中国在与其他国家相处交往中会将心比心,中国人都是抱着谦逊的态度来合作的。这样的话,非洲人会拒绝吗?我们只会对此表示赞赏。对于我们的其他伙伴,我们也是这么说的,我们希望在平等的基础上重新建立伙伴关系。我们不富有,但并不意味着我们没有资格得到尊重。这就是我们所希望的。最近在法国巴黎的一次会议中,我们也与马克龙总统进行了这样的讨论。我们提出需要和伙伴共同起草合作方案,而不是强加给我们一份已经精心制定好的方案。不幸的是,以前的情况往往如此。你要这样做,不然我们就不给钱;你要那样做,不然就没有合作协议。我认为我们不能再这样继续合作下去。因此,中国的做法让非洲人民感到安心。和中国的这种伙伴关系保持了人与人之间的尊重,这对我们非常重要。

王冠:实际上,就在几小时前,我也同接替您担任非盟轮值主席的科摩罗总统阿扎利在楼下进行了对话。他表示,在处理对非关系方面,西方国家往往是“居高临下”的态度,而中国始终与非洲国家平等相待。您对此有何见解?

萨勒:我的做法始终是与合作伙伴坦诚对话。当我们在一起时,我会告诉他们,我们需要更新以前的伙伴关系。以前的伙伴关系往往根植于殖民时代,带有很多居高临下的家长式作风和价值判断。现在的非洲人已经不再接受这样的关系。首先,时代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现在这代人,包括我,都是出生在殖民时代以后。塞内加尔独立以后,还有更年轻的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他们更没有办法接受。因此,在合作方式上必须有所改变。我认为许多合作伙伴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并在新的合作中考虑到了这一点。这并不是他们主动做出改变,而是当下的趋势使然。我必须再次强调,我很高兴地看到,我们与中国之间并不存在这样的问题。而且,如果我们对中国说,“这是我们想要的项目”,他们会去研究这个项目,而不是盲目地提供贷款。他们会研究,会基于非洲提出的要求和我们所确定的优先事项来进行融资。然而,在某些合作伙伴那里,这些都是根据他们的利益来定的。其实,一段时间以来,所有的合作是基于非洲自己的计划。以塞内加尔为例,自从2014年以来,我们所有的合作,包括我们与中国、法国、欧洲、美国和土耳其合作,都是基于塞内加尔提出的计划来实行的。因此,如果我们能在整个非洲大陆做到这一点,我们就能达成一致,我们就能更好地沟通,因为我们都希望在经济、社会和环境方面取得成功。目前,这确实是我们梦寐以求的伙伴关系,一种双赢的伙伴关系。我经常说,虽然援助有所帮助,但我认为,非洲今天更需要的是获得适配的融资,即恰当的利率,让非洲能够以可持续的偿债能力偿还债务,而且偿还期要足够长,这样就不需要把收益都用来偿还债务利息。我认为,如果所有的伙伴都能以这样的方式与我们合作,非洲将会进步,全世界都会受益。

王冠:谈到世界秩序的演变以及改变全球治理结构的殷切希望,如今越来越多人将目光投向了金砖国家。目前已有几个国家正式成为金砖大家庭的新成员,其成员资格将从2024年1月1日起生效。这些新成员国当中,有中东国家,有非洲国家,也有拉丁美洲国家。在您看来,是什么推动了加入金砖的热潮?

萨勒:向金砖国家靠拢的趋势表达了所有这些国家的期待,即我们需要一个新的秩序。我们需要一个新的框架、新的动力、新的治理。这就是大家支持金砖的意义。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不能阻拦这种趋势,但同时我们也需要保留旧的秩序,但要对其进行改革,旧秩序的代表者必须接受这种改变。

王冠:那么塞内加尔,这个您领导了将近10年的国家,是否考虑成为金砖一员呢?

萨勒:我们未来会考虑加入金砖,但目前尚未提交申请。就我个人而言,我在10年前便受邀参加金砖德班峰会,那是2013年。如今,塞内加尔也常被邀请参加“金砖+”会议。我们将评估加入金砖的条件,也将考量申请成为成员的必要性。我们已经在考虑加入罗塞夫担任行长的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因为即使是非金砖成员国,也可以向该银行提出申请。至于是否成为成员,我们在评估条件后会提交申请。

王冠:在谈到最近扩员的金砖国家时,习近平主席表示,这次扩员是历史性的,标志着金砖合作的新起点,并将谱写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团结合作谋发展的新篇章。对于习近平主席的表述,您有何看法?

萨勒:他说得非常对。我们面前出现了一些新东西,一种新的模式正在形成。随着金砖国家的出现,人们对这个新框架的诞生及其能力寄予了希望。当然,这也是因为大家都期待变革,大家相信有这么一个框架,如果我们加入其中,我们就会一起变得更加强大。我认为,这就是我们正在书写的历史进程。这也是为什么我认为我们不能阻止它,而是要顺应潮流前进。但与此同时,我们也不能忽视这样一个事实,我们不能走向大规模的冲突。每个人都应该听取道理,并意识到我们大家必须为之共同努力,理解改革是必要的,因为我们不能再继续受制于旧的秩序。看看非洲国家和广大发展中国家正在发生的事情,一些评级机构在没有征求这些国家意见的情况下对他们进行评级。根据这些评级,这些国家的举债成本非常高,而他们又都是最贫穷的国家。所以我们希望纠正和缓解这些情况,让每个人都能发展起来。因为归根结底,非洲在发展中也要发挥作用。在欧洲、美洲和亚洲之后,现在轮到非洲解放自己,成为一个富裕的经济体了。大家都是赢家。如果非洲富裕起来,对所有大洲来说都是一个大市场,因此,朝着这个方向努力符合所有人的利益。

王冠:据我了解,非洲联盟近期有望加入二十国集团,而中国实际上是最早支持非盟提出该申请的国家。

萨勒:是的,中国是最早支持非盟加入二十国集团的国家之一。原因显而易见,非洲大陆有超过10多亿人口,国内生产总值达2.7万亿美元。如果我们考虑到这两个数字,那么非洲没有理由不加入国际组织,成为其成员。只有这样才能让全球治理更具包容性,也便于非洲提出自己的诉求。我当然要感谢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也要感谢二十国集团的所有成员,他们支持我们,我要向所有成员致以深深的谢意。

就在接受总台《高端访谈》栏目专访前几个小时,塞内加尔总统萨勒在约翰内斯堡出席了由习近平主席和南非总统拉马福萨共同主持的中非领导人对话会。

在现场,萨勒总统听到了习近平主席的讲话:中国将继续支持非洲在国际事务中以一个声音说话,不断提升国际地位。中国将积极推动非盟成为二十国集团正式成员,在联合国安理会改革问题上支持就优先解决非洲诉求作出特殊安排,呼吁多边金融机构提高非洲国家发言权。习近平主席还强调,迈向现代化的道路丰富多样,什么样的发展道路最适合非洲,非洲人民最有发言权。推进一体化是非洲国家和人民自主选择的现代化道路,中国一直坚定支持并愿做非洲现代化道路的同行者。

王冠:您去年曾担任非洲联盟轮值主席。非盟在其网站上表示,2023年将是非洲大陆自贸区之年,也是加速实施自贸区之年。但是,有许多现实问题。在同个时间段,各国有不同的优先事项。有些国家希望达成双边协议,而不是建立多边的自贸区。在您看来,全非洲自贸区的前景如何?实事求是地说,您认为多久可以实现?

萨勒:首先,必须指出,我们取得了一些非常积极的进展。大家知道秘书处已经在加纳设立,目前开始开展工作了。阻碍非洲内部贸易发展的因素是缺乏基础设施、缺乏国家之间的道路、缺乏国家之间的铁路,这是限制非洲内部贸易发展的原因。因此,我们的想法是为这些瓶颈提供解决方案。当然我们还有另一个新的祸患,那就是恐怖主义。要知道,非洲已经成为应对恐怖主义的薄弱环节,无论是在萨赫勒地区,还是乍得湖地区,或是在莫桑比克,在非洲之角地区,都存在严重的安全和恐怖主义问题。这不利于一体化,不利于人员和货物的流动。因此,除了基础设施方面的困难之外,还有这些问题。但所有这些问题,我们都在考虑解决办法。当然,这并不容易。我们都在呼吁不要让非洲独自面对恐怖主义,联合国安理会需要在这场斗争中发挥作用,这样我们就不会让目前面临这一祸害的国家,包括塞内加尔的一些邻国,如马里、布基纳法索、尼日尔和乍得,还有尼日利亚,经常要面对令人恐惧的袭击和杀戮。这些都是限制非洲大陆发展的因素。但非洲是有韧性的,非洲的现状是有其历史原因的。它经历了很多,但我相信,恐怖主义一定会被打败,非洲也一定会继续朝着发展的方向奋勇前进。

王冠:我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工作了十六年,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与塞内加尔多家媒体机构签署了合作备忘录,建立中塞广播电视联合生产及播发机制。您认为这些合作倡议在讲好中国故事和非洲故事,以及向世界展现中非社会的细微变化等方面具有哪些重要意义?

萨勒:是的,如你所知,媒体和传播是非常重要的交流手段,它们首先是信息和交流的载体。因此,在非洲进行法语报道、英语报道,甚至各种非洲语言报道都很重要。因此,你们也必须与当地媒体合作,参与非洲的媒体活动,因为非洲是一个不断向前发展的大陆,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大陆。到2050年,我们的人口会达到25亿,并且经济增长势头强劲,我们在中非合作论坛上同习近平主席达成的合作协议中,聚焦了三个倡议:一个是工业,非洲的工业化;第二个是农业,对农产品的加工;最后一个是人力资源、职业教育,打造优势人力资源,能使年轻一代通过数字经济的发展,将非洲建设为一个生产高附加值产品的中心。这会成为未来25年甚至30年的主要经济增长点,到时候我们将会拥有和现在不一样的版图。因为在这一过程中,有的国家赶上了发展机遇,有的国家渐渐衰落下去,所以2050年,会有一个新的世界格局。世界必须发展,我们不能停滞不前。这就好比在某个地方照一张照片,50年后或者100年后,这个地方一定与照片上大不相同。我们说每个国家在非洲都会有一席之地,因为我们的需求,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单独满足,需求是巨大的。非洲有3000万平方公里。一切都需要建设:道路、桥梁、发电站、基础设施、医院,同时也要发展农业和灌溉。因此,如果我们建立一种双赢的伙伴关系,每个国家都能有所作为,非洲显然也能从中获益。

王冠:萨勒总统,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

萨勒:谢谢。

整个采访中,萨勒总统两次提到新的历史进程正在被书写。他说其实各国对全球新秩序的渴望已经由来已久,而随着“全球南方”国家协作力的增强,随着金砖扩员这样的标志性事件的发生,随着中国在发展中世界中引领力的凸显,一个更加普惠、更加公道、更加没有胁迫和傲慢的全球新秩序正在到来。

总策划丨慎海雄

总监制丨李挺 范昀

监制丨张文华 麻静

总制片人丨潘林华 刘舸

制片人丨阴丽萍 赵蕴洁

记者丨王冠 赵祎楠 韩蓄

摄像丨路一鸣 柳明 李向伟

策划丨顾雪嘉 杨智璞

编导丨沈霖 董媛 胡炜炜 邓雨彤 常晓龙 刘莎莎 党晓懋

外联丨朱丹 何钊杰

配音丨姚宇军

翻译丨马慧园 刘宇婷 高涤凡 夏铭 申洋 李莹 刘洋 李峻

新媒体丨宣霁祐 杨斯童

策划支持丨CGTN法语频道 非洲总站

技术监制丨赵雪松

视觉包装丨侯天博 尚萌

后期主管丨赵辛

后期制作丨李照荃 王科 张宁毓 伊斌

音频丨马思遥

技术支持丨诸葛明 孙碧波 姜昆

鸣谢丨中国驻塞内加尔共和国大使馆 塞内加尔共和国驻华大使馆

来源: 央视新闻客户端    类型:转载

附件:


公众号二维码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官方网站:www.cagatime.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秀水街1号建国门外外交公寓2-2-71室
电话:85326771
邮箱:cagatime@163.com
备案号:京ICP备17048692号-1

微信公众号:中非总商会

中国非洲总商会
Keywords: 中国非洲总商会 中国非洲总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