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奥运会|比赛垫底,但这名非洲选手在中国和家人团聚了

来源:本站 发布:2024-05-20 点击:205

是谁拿了倒数第一还兴高采烈宛若过节?正在进行的巴黎奥运会资格系列赛上海站中,南非攀岩选手特根·奥茨用笑容告诉你——“我能出场就是胜利。”而让这名20岁的非洲姑娘更为开心的是,尽管离家万里,她还在上海和自己的表哥团聚了。

5月17日,南非选手特根·奥茨在赛前准备。新华社记者王翔摄

奥茨是此次比赛中唯一参加了全部攀岩小项的选手,女子预赛赛场上属她最忙,先是在两项全能项目中经受了四条刁钻攀石线路的考验,第二天上午又要面对让众多好手爬到力竭的难度赛高墙,到了下午,她又站在了另一堵15米高的赛道前,在速度赛里连爬两趟。

两项全能和速度赛是巴黎奥运会攀岩项目的两个小项,二者技术特点几乎完全不同,很少有选手兼项。而且多比一场速度赛对奥茨冲击奥运资格也没什么实际帮助,她10秒98的成绩在31名有成绩的选手中排名倒数第一,和预赛第一足足差了4秒多,这基本意味着她在速度项目上已经和奥运资格无缘了。

5月17日,南非选手特根·奥茨(左)在女子速度攀岩比赛中。新华社记者王翔摄

但从岩壁上下来,奥茨丝毫没有沮丧,也看不出疲惫。谈起原本练习两项全能的她为什么要“费力不讨好”地再多“上半天班”,奥茨露出了她标志性的笑容:“首要的原因肯定是因为我真的很喜欢攀岩的所有项目。另外我还想帮助非洲攀岩进步。”

速度攀岩的决赛阶段通常需要16名选手进行两两对决的淘汰赛,奥茨说,由于非洲的攀岩运动员不多,所以在洲际比赛中,如果她多比一项速度赛,有时就意味着非洲能多拥有一次人数相对完整的速度决赛。“这对于非洲攀岩来说是意义重大的。在我的祖国南非,我们有着很棒的自然岩壁攀岩资源,但是竞技攀岩还很落后。像很多人一样,我想推广这项美丽的运动。”

5月17日,南非选手特根·奥茨(右二)在赛后与对手相互致意。新华社记者王翔摄

在成为攀岩运动员之前,奥茨练了十年的芭蕾舞。一次排练途中,她路过一家攀岩馆,里面正在举办一场练习赛。她好奇地进去围观,随之被岩友之间相互鼓励的氛围感染,当年年底便正式转向了攀岩。2020年,她开始出现在国际赛场上,目前是非洲女子速度攀岩纪录的保持者。不过,由于南非攀岩项目发展水平有限,她不得不独自全球旅行,寻找高水平教练、场地,以及赛事。

而这次在上海的比赛,她不再孤单,因为自己的表哥理查德·沃德尔从北京专程来到上海,为她加油。

“这是我第一次现场看她攀岩,真是太为她骄傲了。”赛后,兄妹俩在喧闹的人群中找到了彼此,沃德尔盛赞妹妹的表现比他想象得震撼许多,“我以前只看过一次她攀岩的照片,我没想到现场看比赛,其实是有点吓人的,而且我没想到这项运动已经发展得如此专业,具有世界水准。所以,我为特根做到的一切感到骄傲。”

沃德尔已经在中国工作了六年半,在北京担任一家国际幼儿园的园长,上次和妹妹见面还是一年半前在南非。这次比赛结束,他要带妹妹去看看自己工作的国家。

5月17日,南非选手特根·奥茨与表哥在比赛现场合影。新华社记者王沁鸥摄

“我来过上海几次,最喜欢外滩和滨江的风景,那里的天际线太美了。”他说。而这次巴黎奥运会资格系列赛落户上海,也让他作为半个“东道主”感到自豪:“我为中国做到的一切感到骄傲。比赛非常国际化,应该说是我见过的最国际化的活动。”

除了酷炫的场馆、潮流前沿的赛事,沃德尔最喜欢的还是在中国遇到的人。

“很多人和我主动打招呼,询问我从哪里来,欢迎我来中国,尽管我已经在中国生活了六年多。”他笑着说,“我日常工作和孩子们在一起,在这里也见到很多有活力的孩子。这是我第一次亲身来到一项和奥运会有关的赛事现场,我非常享受这种热情的氛围。”

上海一聚后,兄妹俩又将分离。奥茨将马不停蹄奔赴布达佩斯,备战下一站巴黎奥运会资格系列赛。上海站比赛中,有国际攀联官员误以为她的成绩打破了非洲纪录,奥茨笑着说:“不,我没有。不过别担心,我会在布达佩斯打破的。”

而沃德尔也有了新计划:“特根为我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我觉得,我可以在我工作的幼儿园里建一堵攀岩墙。”(记者王沁鸥、王春燕)


原标题:巴黎奥运会|比赛垫底,但这名非洲选手在中国和家人团聚了


来源:新华网   类型:转载

附件:


公众号二维码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官方网站:www.cagatime.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秀水街1号建国门外外交公寓2-2-71室
电话:85326771
邮箱:cagatime@163.com
备案号:京ICP备17048692号-1

微信公众号:中非总商会

中国非洲总商会
Keywords: 中国非洲总商会 中国非洲总商会